认识孤独症

"刘氏"教学法详解--刘博士

时间:2017-09-26 来源:nysz 关注度:

走出我们位于台北仁爱路的儿童发展研究中心,道路两旁高楼大厦林立,都市的孩子就住在一幢幢水泥筑成大楼中的隔间内,活动空间也游走在水泥丛林里,而这个丛林的路上只适合车子与人们在其中匆匆穿梭,很难让孩子驻足探索,更别说有一个宽敞的空间让他们尽情奔跑、跳跃,有的只能在学校,或是等父母有空时,他们才有机会到公园或是户外跑、跳。 活动空间被限制住了,孩子感觉运动的发展也会受到限制,

不过,父母经常忽略这个问题。事实上,运动是人类智慧的开端,小孩一生下来,虽然表面上是耳朵在听、眼睛在看, 但是仔细观察,小孩最常表现的就是“动”,从抬头、翻、坐、爬、站到走和跑都是动的表现,而胎儿在母亲的肚子里,也是不停地在动。皮亚杰(Piaget)是瑞士籍生物学家、哲学家与心理学家,他最著名的四阶段认知发展论中将儿童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成为“感觉动作期”,他认为:“儿童智慧的根源,是来自幼儿期的感觉及运动发展。” 我年轻的时候因缘际会学了太极拳,学习太极拳最开始时要练(椿)步,因为(椿)步稳,脚下有根,之后肢体才能稳且灵活变化。感觉运动就象练(椿)步一样,是学习成长的基本功,一个一个动作的肢体与身形转换间,平衡感、韵律感、方向感、肌力、协调能力、速度感、松懈能力与变化能力……等会不断成长,这些能力训练扎实之后,孩子才能灵活地学习。

在刘氏儿童发展研究中心里面,除了有一个让老师指导学生的空间外,还有一个几坪大的小房间,房间里放了一些运动器材,孩子就在这个房间内做运动,而老师则在一旁一边指示孩子做动作,同时观察孩子能力进步的程度。整个儿童发展中心占地不大,有时候坐在办公室中,经常会听到从小房间传来孩子稚嫩的声音,以及老师对孩子说“加油”、“再来一遍”等等鼓励的声音,好不热闹。

对于孩子的感觉运动能力的训练,我的观点与“感觉统合”的理念不同。感觉统合是从医学的角度出发,主要用脑神经的统合来衡量学习,着重于“统合”,认为神经系统的统合好坏,会影响学习效果,不过我遇过感觉统合不好的孩子(他的跑步动作看起来笨拙、协调差),功课却很好;我也遇过上了感觉统合课程,但是学习成效不明显的孩子。

其实我帮孩子选择的运动项目都很简单,当我充分了解孩子感觉动作的能力后,会配合他们的问题设计运动项目。举例来说,帮助一些说话有气无力,或是语言发展迟缓的孩子,我利用太极拳的动作,让他们双手平举,屈膝呈半蹲姿势,透过腹式呼吸法,提高这些孩子的心肺功能。

在刘氏儿童发展中心里面,我所设计的单杠和学校里固定式的单杠不一样,在一根单杠两边有两根绳子,而这两条绳子分别悬挂在天花板上,活动式的单杠让孩子双手吊在单杠上必须费比较大的力气,而这也使一些双肩下垮、没精神、说话有气无力的孩子,可以伸展他们的双手,这种运动的效果和扩胸运动一样,可以刺激孩子的呼吸运动。

运动训练最重要的地方是,我会针对不同年龄层的孩子选择不一样的运动项目,因为孩子的能力会逐年增加,当他已经熟悉一项动作之后,就要持续帮他增加难度,让他不断提升能力。

像三到四岁的小孩,活动量大,要让他能够安静稳定下来,并且训练他的空间感,建议可以做前滚翻、弹簧床、荡秋千、拍球、丢接球、跳绳和把秋千荡得更高。而六到九岁的小孩,建议可以让他们交叉跳绳、踢踺子与运球上篮等等。循序渐进,九岁之后,孩子的运动能力基本上就能完全稳定。 不过有时候和父母面对面分析孩子的运动能力问题时,经常听到家长的质疑——“我每个星期都有固定时间带他到公园散步、骑脚踏车,这样不就是做运动吗?”或者是“他有学游泳,为什么运动能力会不够?” 事实上,提升运动能力必须有技巧,我认为既然是孩子的学习问题,就该回归到教育的角度去思考,协助孩子做运动训练,并不只是家长假日带孩子去公园玩一玩,或者学游泳就能提升能力。提升运动能力的关键在于做到量够,能力才能进步。我建议孩子每天的运动要做到四十分钟以上,并且持之以恒才会形成能力。打开学习的视窗 管子言:“耳司听,听必顺闻,闻审谓之聪。目司视,视必顺见,见察谓之明。心司虑,虑必顺言,言得谓之知。聪明以知,则博。” 除了感觉动作的智慧要提升外,我也强调“视知觉”和“听知觉”功能的提升。大部分的父母都希望孩子学习事情时很聪明,光看“聪”、“明”两个字我就觉得中国字的造字非常奥妙,“聪”这个字是耳字边,因此与耳朵有关,而“明”这个字与眼睛的看又相关,老祖宗已经在造字当中透露耳朵和眼睛在“聪明”形成过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

事实上,如果单纯从感觉动作统合要让孩子变聪明是不够的,因为光靠运动是无法让孩子理解不同年级的教材,另一方面,人类说话、写字、阅读和计算能力是属于比较高层次的学习能力,这些能力的提升与 视觉、听觉能力环环相扣。像“视知觉功能”牵涉到认字、书写的智慧,“听知觉功能”与语言的训练相关,这两项能力要达到同年龄的水平,孩子才有办法做同年级的功课。

大学的时候,我念的是中文系,不过我不太喜欢上文字、声韵、训估之类的学科,觉得很乏味,我只喜欢读与诸子百家、哲学思考相关的科目,之后到国外念特殊教育,才发觉原先兴趣缺缺的课程竟然对于我了解孩子国语文学习的发展,帮助很大,尤其是对中国孩子的学习问题。

中国字是一个字一次视觉的记忆,它的构成方式有点、横、直、竖、钩……等,而笔画的点、线之间也有一定的距离,有些书法家会善用点线之间的距离,形成他们作品的风格。目前有些给初学写字的孩子的写字本,上面就会利用九宫格,让孩子学习字形的间距与布置结构。

开始写中国字时似乎比较像“画”字,而从中国字的构字方式探讨孩子写字的问题时,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孩子写字会漏笔画、写错字,或忘记字。很多父母和老师经常将孩子写错字归咎于孩子写字“不专心”、“不认真”,然而,我却觉得这样的说法不负责任,而且对孩子也不公平。在看待孩子的问题时,我不喜欢为他们加上太多的负面问题名词,象“不专心”或“不认真”。遇到孩子写字出现错字多、抄错行的情况时,我会评估他们的视动统合能力,当这项能力及龄时,孩子出错的机率就能减少,因为我认为,视知觉主要功能在于辩识物体、形状、线条,以及文字的辩识力与记忆力,这些都与字、点、线、面的处理与视知觉功能有关。

训练孩子的视知觉能力有很多方式,其实象我小时侯常常在路边看到红色、象吊灯一样的朱槿花也是很好的教材。记得小孩子经常把朱槿花剥开,拿出里面一个黄黄尖尖的小东西(朱槿花的子房)粘在鼻头上,不要小看这样的动作,孩子的手眼必须要协调才有办法做到。

孩子可以做拼图、涂鸦、点间连线、着色、剪纸、迷宫、仿绘、跟画……等,提升他们的视觉辩识能力,但是重点还是在依照每个孩子的视觉辩识能力,为他们设计教材,我曾经看过一位妈妈拿了一张不久前医师开给孩子的学习诊断书,医师建议她的孩子回家要多做迷宫的练习,但是,当时我帮她的孩子做测验时,判断他的视觉能力为九岁,迷宫的训练对他来说太简单,已经不适合他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