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常见问题 ] 用药让孩子专心好吗?

时间:2017-09-26 来源:nysz 关注度:

美国国家卫生院(NIH)在1998年的会议上,有此结论—“没有任何证据证实ADHD是一种大脑功能障碍。”“对于ADHD的成因,我们了解大部分仍只是猜测。”

注意力缺陷症(ADD、ADHD)是美国精神病协会的医生们投票表决,而不是用医学或科学的方式求证出来的产物。DSM“心理失调的诊断与统计手册”第四版出版前后,每一个参与发展被列入第四版的精神病学专家,都与药品公司有财务上的挂勾。

现在你的数学不好、阅读能力不佳,或是书面表达不良,要当心了,因为在DSM(心理失调的诊断与统计手册)里,都是精神疾病。如果你不相信,抗拒治疗,也是一种精神病—叫做“抗拒接受治疗失调症”。这些“忧郁症”与“注意力缺陷症”的大力推广,已经弄得我们每个人看起来或多或少都有一点精神病“倾向”。

在美国,目前850万个儿童被开给强效的兴奋剂、抗忧郁药以及其它精神异常的治疗药剂。

600万被开类似安非他命的兴奋剂。

200万被开SSRI的抗忧郁药。

50万被开抗“精神病”的药物,主要是镇定剂。

数目不详的孩童被开予其它精神科药物。

在台湾,目前至少有30-40万个儿童正在服用这些药品。

最近的美国12个校园枪击案中有七件,犯案的青少年,不是正在服用抗忧郁药,就是正在经历停药期产生的副作用。至于其它五件枪击案犯案者的药物记录,被封锁,查不到。

全世界开这些药给孩子们吃的医生,没有一个能用任何科学的方式来证明孩子们的脑部“化学失衡”。台湾、大陆、美国都一样;多半是父母回答一些问卷,医生问诊之后就开药了。

2001年8月美国医学协会期刊重占“利它能”的作用非常类似“古柯碱”。这种药物对生长激素有负面影响,在我们的经验里,“刘氏”的母亲经常告诉我们,他们吃了药之后,食欲不振,有的易怒、有攻击性。

根据《过动症的骗局》一书,作者西尼·华克(Sydney Walker, lll)神经精神科医师说:这些药物有的会有微弱致癌物。“利它能”对心肌层有累积的不良作用。2003年英国医疗管理单位举证开SSRI类的药,会造成自杀的危险性。2004年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下命SSRI药瓶上要有一黑框框,警告这种药有自杀的潜在危险。我们的孩子在服用这些药时,看到了这个“黑框框”吗?

孩子们如果有“注意力缺陷症”,为什么他们看电视、上电脑、玩电脑游戏。。。。。。都很集中注意力呢?药商、医生只谈症状与脑部化学的关系,实际上是假的—没有任何证据。心理行为学家只谈行为不当与行为治疗。但是当心理学家坐进了医院,与精神科一起工作的时候,我们的孩子服药的机会就愈来愈大。

从教育的角度而言,注意力不集中是因为“学不来”才不集中。心理、医学界却把它当成原因来看,其实是“结果”。如果明、后年来做今天的功课,轻松愉快,或教弟弟妹妹做功课又快又好,肯定不是因为他很专心。那么为什么做自己的功课做不好,就是不专心、注意力不集中呢?

刘氏的案例里,我们是这样成功的:

把动作能力拉上去:运动能力像个大孩子,儿童玩的方式、活动量、规矩、配合能力都会像大孩子—不乱玩、不乱动、动得少、配合度高。因为如果动作能力像小的孩子,当然就动得多、乱玩、没规矩。

把语言能力建立起来:让语言表达、思考、理解能力更像个大孩子,才不会用肢体或莽撞、幼小的动作行为来代替语言、表达自己。

把书写、识字的能力拉到同龄之上:这样才不会用小个一、二岁孩子的视觉辨别能力去写字、读书,做比自己能力难上一、二岁的功课。

不专心,注意力不集中。。。。。。所有行为的描述,都只是行为的表征,从教育与儿童成长的角度来看,很多能力不及龄—晚开窍的孩子,都会在某些地方有注意力不集中的“结果”,但绝不是“原因”。如果他们对其它事情能集中注意力,就不适合用“脑部化学失衡”来思考这个问题。在我们找医生之前,难道就不应该先过滤孩子是“什么事情”注意力不集中,“能力”够不够?

男生数学到了中学,多数比女生好,女生背书多半比男生快。大家都知道,那不是因为“注意力集中”的关系。所以当孩子们功课做得很慢,背不来的时候,又怎么会是“注意力不集中”,而且还是个“病”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