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常见问题 ] 开窍计划

时间:2017-09-26 来源:nysz 关注度:

美国洛杉矶阿凯迪亚第一中学的学生“乔治”,在开学前父母左思右想,希望能说服校方,让他降一级,好减轻功课压力,也希望能借此让以后的学业跟得上。开学后一个多月,当笔者返美时,乔治的父母安排我和校方见面的约定取消了,原因是乔治的学业跟上了,行为不再乖张了。中国福州市鼓楼第一小学的一位小女生,在笔者和家长的座谈会上很骄傲地告诉我:“以前是最后几名,现在是前几名”。台湾台北市的陈性小朋友,六个月前曾经偷窃、不交作业、上课捣蛋,还被诊断为“多动症”,服了一阵子药物.六个月后很成热、稳重,还略带害羞地说:“上次月考得了全班第一”。这几位孩子怎么会在短短不到半年左右的时间,有这么大的转变呢,原来是接受了单独为他们设计的“开窍计划”。

学习失败的孩子,多半伴随着一些不当或畏怯的行为。但是目前全世界的教师和专家。多半看到的只是他们不当的行为,并注意看到他们不当行为背后的学习失败,以及学习失败背后不够成熟的能立——“还没开窍”。学业成绩好的孩子,调皮捣蛋总是比较能被接受,也容易纠正。成绩差的孩子,不当的行为持续较久,而且不容易更改。当然,就算不太严重,也会被嫌来嫌去,怎么看都不顺眼。从前,我们采用的“打骂教育”,目前流行的“行为纠正技术与心理咨询”;如果孩子加上“过动”,则可能有些被辅以“药物控制”。这两种方法,最不能被原谅的是他们忽略了影响这些孩子们最大、最直接的,是他们不成熟的“想法”。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三年后让他做现在的功课,几乎毫不费力,不专心也能做得轻松愉快。三年后就算还有坏行为,他的表现方式也不是今天这个幼稚的样子。那么,为什么我们不让他现在的“想法”像三年后的他呢?

心理学里,不重视儿童年年上升的智力.反而以为这些孩子“智力正常就是行为出错”。其实孩子的智力年年不一样,一年要比一年好,怎么可以用“正常”来解释年年巨大的差别呢?孩子们有学习障碍(学得不够好,不如理想)时,其实他们多半是“还没开窍”。他们可能某些“想法”高人一等,有些“想法”还慢个一、两岁。所以他们的行为不一定是廿四小时都不正常,学业也不一定是每科都不行。他们最需要的是赶紧“开窍”。但是这个在我们父母经验里早已耳熟能详的观念,却在廿一世纪来临的“教育、心理学界”未曾见到任何系统的研究。

“开窍计划”是抓住学习的第一件事——确定孩子的能力是否与教材或要求的行为标准相当。确定孩子做得来之后。才能用心理学的语言,描述他们“不专心”“积极性不够”。。。家长和教师多半认为孩子“聪明就是不专心”。但是没有人去确实了解孩子的聪明是否具备了今年的水平。而且有的孩子可能语言好,那是“聪”,写作业和计算不好,那是“不明”——“明”的能力还没开窍、还没达到同年以上的水平。所以,学习障碍儿童的“开窍计划”是将孩子各种下同的能力先做个测验,并分析不足之处与课业言行的关系.然后依照孩子的能力水平、选择和他相当的教材,将不足的能力,提升至同年龄以上。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孩子们因为智力的上升和成熟,不但能轻松胜任他们的学业,原本幼稚、不当的行为竟然也不药而愈,甚至包括了一些正在服药的“过动儿”。

原来,从前我们把事情弄复杂了,“心理,行为角度”、“课业辅导”、“药物、饮食”甚至“感觉统合”都无所不“补”。问题出在没抓住“学习”这件事的本末先后;“有信心”和“专心”并不能解决“不会”的能力问题。辅导课业如果不考虑学习能力与教材的难度必须相当,即使当时会了,没几天他就忘了。“感觉统合”在美国被视为医疗问题;生理上“没毛病了”,不等于“功课就好了”。因为实际上神经系统的统合好坏,要是影响了注意力,为什么他们看电视的注意力却不受影响呢?要是影响了数学,为什么不影响国语文呢?简单说,从儿童“感觉统合”的良莠去看学习各种学科的问题.显然太“微观”了一点。

“开窍计划”并不排斥其它的学说,而是将学习一件事或一个题目需要具备的第一件事找到——能力与教材的水平相当.而不越过这样一个重大的要件,舍本逐末地先去研究问题的“次相关”或“不相关”因素。将各说各话专家们的发现,理出先后顺序,去芜存菁,在儿童学习的能力与被学习教材相当的先决条件下,考虑是否配合使用。这是“开窍计划”廿年来与近五万个实践案例的得出的结论。